淄博法制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舆情 / 正文

一名大学教授的小学实验:卖房办学校,设不一样的课程表

作为一所民办学校,2015年创办的海南省澄迈县凤凰小学校龄不长。不过,与一般的民办学校不太一样的是,凤凰小学校长阳利平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海南师范大学教授,研究方向主攻课程与教学论。此外,她还是海南省引进的第1名教育学博士后。

从创办之初只有一名学生,到如今有了100多名学生,4年多过去了,阳利平才以教育专家的视角评定这所逐渐走上正轨的民办学校。

在阳利平看来,凤凰小学不只是一个大学教授的创业故事,更是自己的教研课题。

“教育是凭良心的”

创校之初,阳利平的办学思路就非常明确:解决教育理论与实践脱节的问题,实现产学研一体化;通过对小学基础教育的研究和实践,探索出一个卓越人才培养模式。

目前,凤凰小学共有27名教职员工,其中教师21人。这些持证教师是落实阳利平办学理念的最终执行人。

当童照春还在国防科技大学教书的时候,这位副教授就有个理想:退休后到小学教一群孩子,尝试一下数学教育的思想在小学生当中如何实施。

童照春的理想变成了现实。退休后,他来到凤凰小学担任副校长,并兼任数学教师。他和阳利平的理念一致:数学不是背几个公式,而是锻炼一种思维方式,让孩子能够举一反三。“只有教给孩子们学习方法和思维方法,才能达到终身学习和发展的目标”。

在凤凰小学教六年级数学的第一个月,这位昔日的大学教授感到很迷茫:孩子们的数学思维参差不齐,有的孩子是启而不发,有的孩子存在思维惰性。

童照春没有轻言放弃。每当看到孩子们好奇和求知的眼神,都让他有更多的动力坚持下来。

“对于基础比较差的学生,我会逐个找出他们的短板,分析每次考卷中做错的原因,直到他们学会为止,然后重新组织考试。”童照春说。坚持个性化教学,童照春的工作量激增,孩子们在课后还有不断的问题“轰炸”,让他感叹“小学教育比大学教育辛苦多了”。

经过一个学期的实践,有的学生进步飞快。“有一个孩子,我刚来时数学只考了5分,现在能到60分了。”凤凰小学的及格线是90分,虽然还有距离,但童照春很有信心。

蔡雅婧一直都记得导师阳利平的教导:让学生喜欢你的前提是上好每一堂课,有专业素养才有学科魅力,有道德修养才有人格魅力。

“10个月,忘了在凤凰小学流过多少泪,忘了情绪崩溃过多少次,忘了顶着多大的压力熬着多长的夜,忘了开过几公里的车,发过多猛的火。只知道我的性格悄悄在变化,知道专业技能的磨练是实打实地受苦……不是与生俱来的天赋,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积累与沉淀。”这是蔡雅婧在凤凰小学教学的最后一周写下的话。

这10个月的教学经历让蔡雅婧受益匪浅。2018年蔡雅婧硕士毕业后顺利考入北师大附中海口中学,她依然记得在严格的面试选拔中,一位白发苍苍的考官对她说,“你讲得真的很好”。

入职一个月后,学校举行了“教学比武”,请专家来评课,蔡雅婧得了一等奖。当时有位从北京来的老教师对她说:“小蔡,你的教龄至少在5年以上。”

邝丽彬目睹导师阳利平是如何将教育理想付诸实践。2016年硕士毕业后,她选择继续留在凤凰小学,继续践行新的教学理念。

阳利平的学生叶汇彬说:“凤凰小学不仅为我提供了一个实践平台,也让我打开了一扇观看学术风景的窗。”

阳利平选出拥有教师资格证的优秀硕士生和本科生到凤凰小学教课。她的要求之严,也是有目共睹。

海南师范大学的一名在校大学生因为数学教得不错,阳利平让他到凤凰小学尝试教学。但是阳利平发现,原本应该是严肃的课堂,该老师却很随便。备课不用心,对学生也疏于管理。

“后来我发现他允许学生抄作业,就去问他,他说学生不会,哪怕抄一遍也好。但我认为学生不会,老师有责任教会,他的责任心还不够。”阳利平说。不到一个月,阳利平就叫停了这名教师的课程,把他替换下来。

“教育是凭良心的。也许父母不会知道孩子抄作业,但我不能放任孩子这样做。凤凰小学的老师都要做到有责任感。”阳利平说。

4年来,阳利平亲自带出来的63位本科师范生、硕士研究生在凤凰小学历练后走上新的工作岗位,不少人成为教学骨干。

不一样的课程表

“每次开学,周边学校的一些老师会来‘偷拍’我们的课程表,也会来旁听我们的课程。”阳利平笑着说。她也很欢迎大家来交流和提意见。

“我们的课程都是根据国家小学课程标准制订的,比如语文和数学是7节,那我们就做7节,不会压缩其他的课程。”阳利平介绍。

凤凰小学每间教室门口的墙壁上都贴有该班的课程表。在六年级的课程表上,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看到,除语数外等主要科目,每周还设置了国学课、美术课、游泳课、弹琴课、舞蹈课、阅读课各一节,演讲课与家长讲坛课分单双周轮流开设。

“我们强调素质教育,一些看似与学习无关的课程,实际上大有用处。”阳利平说,比如,很多孩子非常聪明,但上课注意力不集中甚至不爱读书,学校邀请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来教剪纸课,刚开始上课时,孩子们剪得乱七八糟,一段时间后,孩子们剪的东西像模像样,注意力也变得集中了。

阳利平介绍,学校通过因材施教,让一些“学困生”发挥自己的特长,重新树立在学习上的自信,最终实现整体转变。

凤凰小学有个特色课程——家长讲坛,每周有一节课需要家长与孩子共同来上。阳利平说:“除了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环。我们在学校教育孩子要讲文明,却发现有些家长来上课,穿拖鞋,大声喧哗,还会随地吐槟榔。家长讲坛开了半个学期之后,这些现象没有了。”

不过这门课刚开始时却没那么顺利。2016年年初,在学前班的一次家长讲坛上,两个家长发生了争执。“那堂课讲《大学》,‘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一名家长听了把书一扔,说孩子这么小根本听不懂,另一名喜欢课程的家长和他在课堂上吵了起来。”阳利平说。她开始反思课程并做了家长意见调查,得到的反馈是支持的家长居多,她决定把课程继续开办下去。

“经过几年坚持,现在如果耽误了家长论坛,家长还要求补上呢。陪伴是孩子成长最温情的告白!”阳利平说。

在教学方式改革上,阳利平倡导“蓝天下的学校”“生活即课堂”,经常在花园里,在池塘边,在研学旅行之路上,引导学生开展自主合作探究式的学习。

“针对小学阶段的孩子,我认为以情商来促进智商发展非常重要,它能激发其学习兴趣,让孩子爱上学习。”阳利平表示。

在澄迈县教师研训中心副主任蔡兴飞看来:“凤凰小学倡导‘蓝天下的学校’,让人耳目一新,通过生活来学习、寓教于乐,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书本和生活存在一定脱节的问题,无形中减轻了学习的难度。这种践行素质教育的理念,为学生提供多角度全方位的培养,用卓越的理念去教育和引导小学生的思路还是值得学习和借鉴的。”

“老师,我的小孩儿变了”

戴维远是凤凰小学两名三年级学生的家长,他的孩子从学前班开始就在凤凰小学就读。“4年了,孩子最大的变化就是外向了许多,见人主动问好,喜欢看书了”。

很多家长告诉阳利平,孩子来这里上学变化很大。“很多孩子来报名时,会躲在父母身后,声音很小,半个学期后,孩子变得很活泼,敢于表达。”阳利平说:“我们就是通过演讲、英语话剧、家长讲坛这些课程的设置,让他们变得大胆、自信。”

“就算是一块石头,我也要让你开始唱歌,这是凤凰小学的办学理念之一。”

让阳利平印象深刻的是,在办学的第三年,有位家长来凤凰小学求助:自己上三年级的儿子江山(化名)已经半年没有发出声音了,不跟任何人说话,但是他依然会做动作。家长问阳利平该怎么办,阳利平说,你把孩子带过来吧。

第一次见面,经过阳利平的启发,江山终于开口了,虽然仅仅说了6个字,但是家长看到了希望。一个半月后学校开学,家长把江山送来了,阳利平没有对任何老师透露孩子的情况,老师们都认为他是正常的孩子,偶尔会向阳利平反映:江山上课不太爱回答问题,总是闷不作声。阳利平依然对江山的情况只字不提,让老师们去研究怎么让他愿意回答问题。慢慢地,江山开始跟人交流了,也可以和老师简短对话。

有一次江山和大家一起在食堂吃饭,他的母亲来了,一开口就大声喊:“江山你就是个哑巴,你……”阳利平很生气,立马打断她,把家长拉了出来,“我说你怎么能这么说孩子呢,他是哑巴吗?你怎么能给他这种暗示呢,这种暗示太失败了,以后不能这样了!”

半个学期后,江山能在红旗下演说了;一个学期后,他能大声地用英语作演讲了。

阳利平表示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她说:“我的理念是挽救一个孩子,就是挽救了一个家庭。我的学校有100多个孩子,我们把这些孩子培养成有出息的孩子,这100多个家庭,就会有未来。”

把房子卖了办学校

“教育改革不在于口号,是脚踏实地做出来的。”阳利平说。

初到海南的前4年,阳利平一直在思考如何将自己的教育理念能够更好地和实践相结合,能用实践去深入检验理论。阳利平先后参与了当地中学的“助飞工程”以及“初高中一体化”人才培养模式改革探索,教学改革成效受到媒体广泛关注。

2013年9月,阳利平牵头成立了“小学卓越人才培养模式创新”课题研究组。“当时,海南师范大学提倡产学研一体化,很支持大学教授创新创业。”阳利平说。她决定不走寻常路,建一所小学,践行自己的教育理念。

办学校,钱从哪儿来?

为了解决资金问题,阳利平拿出3个课题经费共7.5万元,又卖掉了自己在海南和湖南的房子,把筹到的500多万元全部投入凤凰小学的创建中。租赁场地、装修校舍、配置设施,学校有了硬件。

阳利平告诉自己的学生:如果有志于做教育实验探究的,可以来试试。有7个人报名,分别来自语文、数学、美术等各个方向。他们就成了凤凰小学的第一批授课教师。

当地很欢迎大学教授办小学。拿到办学许可证之后,2015年9月15日,凤凰小学正式开学了。

当时,学校仅有的1名学生和7名老师。他们和这名学生的家长一起见证了凤凰小学的开学典礼。

“这名学生的家长是演员,原本要把孩子带回北京上学,听说海南有这样一所学校,立刻让孩子留了下来。”阳利平介绍,虽然只有一名学生,但课程完全是按照学校标准开设的。

一名学生的学费不足以维持一所学校的运转。当时,阳利平的压力很大:以教师的工资为例,学校的教师工资都高于当地水平。那段时间阳利平非常憔悴,还要兼顾大学的教课等任务,经常要通宵。阳利平的家人也持反对意见:原本可以过安稳的生活,而现在除了承受经济的压力,还要承担超负荷的工作。

“不过他们嘴上说我,但行动上还是支持我,因为这是我的教育理想。”阳利平说。

为了维持学校的运转,按时给老师们发工资,阳利平把自己的工资基本投入到办学中,还要向亲戚朋友借款。办学第二年,学校有了30多个学生,阳利平收了学费就赶快把借的钱还上一些。

2018年,除去硬件设施的投入,凤凰小学基本实现收支平衡。阳利平介绍,2019年有了十几万元的结余。

阳利平坦言,自己不想靠办学赚钱,凤凰小学一学期的学费仅是当地其他民办学校费用的一半左右。目前学校在校生110人左右,澄迈县教育局给学校批了450个学位,但为了保证教学质量,她规划最多只招250名学生。

为了把更多精力放在专业的研究上,阳利平辞掉了在大学的很多行政工作。现在,除了担任海南师范大学教育学本科和研究生4个课程的教学工作,阳利平的大部分时间都会待在凤凰小学。

蔡雅婧说:“初到凤凰小学,当时最让我佩服的不是年轻教师们精彩的课堂,而是我的导师,从早到晚十几个小时,她坚持听每一节课、评每一节课。一天下来我都疲惫不已,阳老师能始终微笑耐心地作点评。”

“我会定期给每个班上课,这样可以全面地了解这个班的学习状态如何,思维是否活跃,态度认不认真,学习方法是否多样,班风好不好。每周例会一次不落,把日常观察到的问题都在例会上和大家讨论,找到解决办法。”阳利平说。

由阳利平牵头成立的课题组撰写的《小学卓越人才培养方案(实验稿)》《小学卓越教师专业标准(实验稿)》还在完善当中。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阳利平一直在践行着自己办学的“初心”,她说:“这是我的责任。”

(原题为《一名大学教授的小学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