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法制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热点 / 正文

山西尧都农商行成被执行人 问题股东频现


近日,记者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山西尧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已被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于2020年6月17日正式立案,案号为(2020)晋10执99号,执行标的73400元。记者多次致电山西尧都农村商业银行,但暂无人接听。
值得注意的是,山西尧都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尧都农商行")此前两度成为被执行人,多位股东也出现在失信被执行人、被执行人之列。与此同时,2019年度尧都农商行的总资产和净利润均出现下滑。
总资产缩水27亿 净利润下降7.56%
公开资料显示,尧都农商行成立于2010年12月21日,注册资本为33亿元。是山西省首家改制的股份制农村商业银行,也是全省规模最大的农村商业银行。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披露,今年5月13日,山西尧都农商行曾被列为被执行人,案号为(2020)晋1002执1046号,执行标的为1220550元。更早之前,山西尧都农商行于2017年9月8日被列为被执行人,案号(2017)晋10执167号,目前该案件已暂时终结执行程序。


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尧都农商行时常发生法律纠纷。企查查显示,尧都农商行曾因借款合同纠纷案被起诉43次,因储蓄存款合同纠纷案由被起诉31次,因劳动争议案被起诉9次,因合同纠纷案被起诉3次,因返还原物纠纷案由被起诉3次,因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案由被起诉2次,因确认合同效力纠纷案由被起诉2次,因票据利益返还请求权纠纷案由被起诉2次,因不当得利纠纷、侵权责任纠纷、保险纠纷、劳务合同纠纷、建设工程合同纠纷等原由遭到数次起诉。
此外,2019年6月13日,尧都农商行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受到中国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的行政处罚,罚款人民币20万元,并没收个人违法所得634.9元。
另一方面,2019年尧都农商行多个经营指标出现下滑。据2019年度信息披露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底,尧都农商行2019年资产总额为756.15亿元,同比下降3.47%,贷款总额为370.54亿元,同比上升8.59%;负债总额为693.13亿元,同比下降3.99%,存款总额为481.3亿元,同比上升5.86%。


在经营效益方面,营业收入为23.5亿元,同比上升10.55%;净利润为6.49亿元,同比下降7.56%。
在资产质量方面,尧都农商行也面临一定下行压力。截至2019年末,不良贷款率为2.44%,同比上升0.3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1.52%,同比下降1.25个百分点;核心资本充足率为9.72%,同比下降1.18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63.75%,同比下降4.29个百分点。
监管动态|山西尧都农商行成被执行人 问题股东频现


第一大股东成被执行人 多位股东沦为老赖
除自身风险,尧都农商行的股东同样存在法律风险。企查查显示,尧都农商行第一大股东天津大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9.85%)曾于2020年5月25日被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308270592元。


值得一提的是,尧都农商行前十大股东之间亦存在若干联系。企查查显示,尧都农商行的股东天津市集睿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9.85%)投资了中康九和医院管理有限公司2.2883%的股份,后者系天津大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关联方,另一位列前十大股东的天津滨海新天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9.09%)投资了天津大通城市置业有限公司30%股份,后者也为天津大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关联企业。
持有尧都农商行5%以上的股东中,尧都农商行对天津大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贷款余额为2.88亿元,占资本净额的比例为5%;天津市集睿科技投资有限公司的贷款余额为1.8亿元,占资本净额的比例为2.8%;对山西恒富煤化集团有限公司的贷款余额为1.42亿元,占资本净额的比例为2.22%。
除此之外,据企查查显示,尧都农商行股东山西同世达煤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3.7277%)当前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该企业的法定代表人王顺强因为自身失信多次被限制高消费。该行另一股东山西蔺润煤业有限公司同样在失信被执行企业之列,法定代表人也已收到法院的限消令。


来源:新华融媒·看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