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个人日志 生命

生命


2013-01-18372 views

昨晚跟朋友聊了一晚上关于“生命和死亡”的话题……总不愿谈及这个,可是我们又不得不面对并一直经历着。

对于第一次经历生命的离去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那时我三四岁的光景,奶奶去世。年龄尚小,我只记得家里来了很多人,我和邻居的小伙伴在院子里敲着桌子等着开饭——好象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风俗,红白喜事都要请亲戚朋友到家里来吃饭。我幼小的心灵并不知什么叫悲伤,以后的日子竟也没有更多地记起她老人家,所能记起的也只有后事的一幕和她在世时因为生病而特地为她打的地铺。

第二次是在我大一那年回家,邻居的小女儿因为玩火被烧死在柴堆里。精灵、天使都不足以形容她的漂亮和可爱的小女孩,就那样一下子没了,她母亲差点因此疯掉。这是我第一次真切地感觉到生命的离去,并由此感叹生命的脆弱。

也就在同一年的大年初二,临乡里年近50的两兄弟骑单车看望多年不见的舅娘,在我们村前的马路上出了车祸,年长的哥哥当场身亡,闻讯赶来的家人泣不成声。生命在不可预知中显得那么的脆弱,尽管从小学时就开始念颂“生命诚可贵”的诗句,但直到那时,我才真正感到生命的可贵。

04年的初冬,我还在沈阳读书,与同村好友的闲聊中,我得知大伯去世的消息。其实已经事隔半年了,但是因为我离家太远,家人一直瞒着我。大伯年轻时因为家里穷,一直没有成家。从我记事起,他跟妈妈不和,可是一直对我很好,至今我还记得03年暑假返校时,他撑着雨伞送我到村口的情景。关于大伯我有太多的记忆,大伯的去世第一次带给我亲人离去的悲痛,也让我重新审视自己和生命。

在这样的文章里,我不愿提及自己的母亲,可20天前母亲的话语始终回响在我的耳畔——“如果真是那种病,我不让你们为我花一分钱。就像咱村的***,花那么多钱动了手术,不也没活几天吗?我不怕死,就是有点放不下你们。”母亲说这些话时,我们正坐在医院的大厅里等候检查结果。我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我怕母亲看到或听到我内心的痛楚。

不知何时,母亲的身影在我眼里变得瘦小,仰望天花板的样子像个天真的孩子。“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我突然明白这句古诗的含义和作者当时的心情。

检查结果出来,母亲并无大碍,只是寻常的炎症。我松了口气,母亲也露出久违的笑容。

母亲牵挂着我们,即便是在面对死亡的那一刻。 

如果真有来生,我愿父母做我的子女,把所有的爱都给他们。

至此,我不得不对我的人生另作定义。 因为我们不是为自己而活着,生命也因此更可贵。


2009-2017 © diubo.com

0.03958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