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法制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热点 / 正文

山西武乡:潞安集团 温庄煤业涉嫌瞒报安全生产事故 应急局说没这个事

按照国家规定,企业在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后,应当于1小时内报告将事故实情上报。国家有关部委也多次下发通知要求监管单位对事故迟报、瞒报、谎报行为予以严厉打击。然而在山西潞安集团温庄煤业发生安全事故后,不是正确面对、及时上报、查清原因、找出隐患、杜绝事故再次发生,而是存在侥幸,以高额赔偿进行封口,甚至扭曲事实真相,公众质疑煤业和应急局涉嫌一起对外敷衍了事,层层披护,从而导致事故频发!
山西武乡县潘龙镇尚元村党群服务中心(图)

记者调查情况属实
近期接矿工举报,2020年3月29日武乡县温庄煤业井下发生一起安全生产事故,导致一人死亡。死者段忠平(音)55岁,系山西武乡县潘龙镇尚元村人。上有一个七十多岁老母亲,老婆叫陈花(音)47岁,育有三个儿子,大儿子17岁,二儿子12岁,三儿子7岁。生前在蟠龙镇上居住,事故发生后,温庄煤业没有按照国家规定上报相关部门,而是私下和死者家属协商高额赔付280多万元私了此事。记者在死者的家乡调查了解情况属实,涉嫌瞒报。
记者在尚元村了解到,“自从段忠平死了,他媳妇也不和村里人来往。家里就没有人,那上面的土大门院子就是他家,忠平排行老二,老三死了,老大在武汉。忠平在煤矿上出了事,村里人当时都不知道,灵棚也没有搭,不知道啥原因,黑夜埋的人。”邻居这样说。
段忠平生前在尚元村建的房子(图)

应急管理局回复说没有这个事情?涉嫌“保护伞”
党中央部署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山西省纪委监委加强与政法机关的协同配合,坚决贯彻落实中央重要指示精神和部署要求,在省委的坚强领导下,坚持把惩治涉黑涉恶腐败及“保护伞”作为一项重要政治任务紧紧抓在手上,精心组织、周密部署,彻查涉黑涉恶腐败,挖出了一批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关系网”。确保扫黑除恶和反腐“拍蝇”同步推进,实现对黑恶势力的深挖彻查。
记者5月22日在武乡县应急局反映情况,没有人接待工作,局长、副局长、办公室主任都没上班。记者在楼道里转过来转过去没有人接待,办公室有个年龄大点的男性工作人员要记者拿出县委宣传部的介绍信才接待,说是县政府有规定。当记者说看看当地政府的文件时,他又拿不出来。最后在另一个办公室韩姓工作人员那里留下反映材料,别人说他是副局长,他自己说不是。
6月2日记者给武乡县应急局办公室打电话求证该起安全瞒报事故,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复说:“通过长治市应急局和武乡县应急局核查没有这个事情”?!
6月5日记者给武乡县应急局办公室聂主任打电话了解到:“没有这个事,县里和市里调查的结果没有,市煤炭稽查队都来了,市局都出来报告了呀。”当记者说要看一下报告,聂主任说请示一下领导再说。
在武乡应急管理局院里 这是局长的座驾吗?(图)


关于迟报、漏报、谎报安全生产事故,2018年中办、国办曾印发了《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责任制规定》,对职责、责任追究和处分都有严格要求。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方面煤炭企业之所以瞒报安全生产事故,无非逃脱法律制裁和经济处罚;另一方面也反映当地监管部门监管不力,没有尽到职责,助长了不正之风。
山西武乡县应急管理局(图)


山西武乡县应急局院里挂着:对党忠诚,纪律严明,赴汤蹈火,竭诚为民。工作真的是这样干的吗?潞安集团温庄煤业的安全事故瞒报,充分说明了当地监管部门监管不力,公众质疑应急局伙同矿方视矿工的生命如草芥。应急局说没有这个事情,出来的报告为什么不让公众看看?这起安全事故瞒报事件暗藏了多少猫腻? 是否有利益与权力的交织? 其背后又有多大的“保护伞”?
武乡县应急管理局的的领导和工作人员都如此藐视公众的监督权,可想而知当地百姓办事或者反映问题有多难。至于记者反映的问题会不会被重视,这个安全事故会不会又被事故调查报告遮盖?公众只能拭目以待。